A+無障礙網站

破格獎懲下的人心重塑

[工商時報/鍾憲瑞/中正大學企業管理學系教授兼系主任]

標準管理學教科書,相當強調激勵獎懲的公平性,不論是橫向與他人比較、或是縱向將自己的現在與過去比較,必須是讓成員感到公平的獎懲才有激勵效果。然而數月前中國大陸知名企業華為總裁任正非,為改變風氣、獎勵一位說真話的員工,將他連升兩級,這項獎勵與該員工的行為並不成比例,之後其他講真話的員工也未必可以連升兩級,這種明顯不公平的獎懲,該如何理解?

東漢光武帝劉秀極重視士人氣節,曾以董宣為洛陽令,當時劉秀的姐姐湖陽公主有一家奴仗勢殺人後躲在公主家,衙吏無法抓人。一日公主出門、家奴隨行,董宣獲知後,立刻攔住公主車馬、將家奴就地正法。公主向劉秀告狀,劉秀初始極怒,董宣面見劉秀、反問劉秀縱奴殺人、何以治天下?表明他寧可撞死、也不謝罪。劉秀只好退讓、只要求董宣向公主道歉,董宣依舊不肯,劉秀命人強按董宣頭要他向公主磕頭,董宣雙手撐地絕不低頭,劉秀遂將他無罪開釋,並賞賜三十萬錢(當時人均月生活花用約700錢)作為表彰,董宣事蹟讓皇親貴族均感震慄。光武帝的破格獎賞,塑造了士人精神、讓東漢成為極重氣節的朝代,不論東漢末期宦官及外戚集團如何猖獗,總有士人挺身對抗、努力將朝政導向正軌。正面的文化價值觀,在關鍵時刻,可以引導決策,然而要讓人心傾向正面價值觀,組織更需要在關鍵事件上以破格獎勵作為宣示。

戰國時期秦國商鞅變法,為了讓人民相信政府言必信、行必果,真正開始實施變法前,他在咸陽南門立根長木,宣布「有誰將這根木頭移到北門,賞十金」。咸陽人民普遍懷疑,沒人動手。商鞅再提高到五十金,終於有人姑妄試之,真的獲賞五十金。這個類似華為破格獎賞的事例,共通點是為了重塑人心、扭轉風氣,進而使成員行為有助於提升組織生產力。

商鞅不僅施行破格獎賞、也破格懲罰,當時秦國許多世襲、無戰功的貴族,一律被廢除名位,受到懲罰。實施連坐法,一家有罪,九家必須連舉告發,若不告發,則十家同罪連坐,使當時社會人心處在一種高度緊繃、對掌權者意志格外順服,在此一人心基礎上,更易推動後續的諸多變革。

明太祖朱元璋同樣透過小事重罰以整頓官吏作風。明朝初建政時,許多官員或者因循不思進取、或者好空談少實作。當時監察御史茹太素上了一份長達一萬七千字的奏章,閱者吃力,朱元璋讓人將奏章讀給他聽,讀到六千多字,還聽不出所以然,朱元璋便將茹太素痛打一頓,最後發現茹太素提出的五點建議,五百字就可講完,其中四點也被採行了;朱元璋藉此整頓人心及文風,要求官員奏章只談事實,不許贅文,粗暴作法儘管立竿見影,卻也強化了明代施以嚴酷刑罰的傾向,大臣被冤殺、濫殺屢見不鮮,整頓了人心、卻淹埋了人才。

破格懲罰對人心的重大影響,於個人層面可以在短期激出強大潛能,達成高難度目標,但極可能出現反噬力道。五胡十六國時期的胡夏國主赫連勃勃任用叱干阿利掌管宮室修建,叱干阿利立下苛刻的築城規定:若是城牆可被錐刺入一吋,即殺築城者。在製造兵器時,以弓箭射鎧甲,若可以射入,殺製鎧甲之人;若無法射入,殺製弓箭之人。赫連勃勃以重懲建立起精銳的騎兵部隊縱橫四方擴大版圖,但背離人心,他死後僅六年,胡夏國就被滅,短期達成的目標破滅於長期人心背離。

組織在承平時期,公平的獎懲能夠穩定人心;但歷史經驗顯示,身處動盪、需要變革的組織,若要重塑人心,進而創造正面風氣、或是激出潛能,訴諸破格獎懲更能奏效;然而使用重懲,短期雖可收效,但會伴隨人心背離,恆常性重懲,更須關注人才離棄的問題。

新聞日期   /   2019 - 01 - 11
新聞出處   /   工商時報


i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