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無障礙網站

反酒駕,應從防範累犯及保障被害者做起

[蘋果日報/廖世凱/中正大學企業管理學系博士生]

通常在小酌聚會與宴會中,東道主的好客,淋漓盡致表現在宴會酒席上,人與人的感情交流往往在敬酒時得到昇華,為了要表現出彼此深切的情感,常會在回敬與互敬酒中,就在無意中喝了過量的酒,並享受當下的暢快;也常聽在旁勸酒的朋友會提醒說:酒敬的好就是好朋友,敬不好就是外人囉;即然是好朋友,要溶入團體怎能不喝上幾杯,並考驗看他酒前與酒後的形態,但如此被考驗者在酒後駕車所產生的風險,卻是整個社會來承擔。

據交通部統計107年導因酒駕肇事24小時內死亡的人數從106年的87人升為100人(增加14.94%),全年度取締酒駕違規為10萬1202件,健保署署長李伯璋也表示,酒駕造成的死傷都很嚴重,醫療費用也比其他交通事故高,每年用於酒駕肇事醫療的費用約1.7至3.1億;而過去99年至104年間內政部警政署交通組,曾統計駕駛人酒駕累計次數,發現酒駕累犯比率高達36.86%,並建議衛福部、法務部、交通部強制戒治酒癮,讓有酒癮者戒癮,所以執法單位對於酒後駕車所延伸的悲劇,努力的想方設法勸導與阻止其發生,但還是有很多自身與無辜的家庭破碎。

酒駕零容忍已是全民共識,然農曆年前(2/2) 台中發生一起酒駕致死車禍,49歲的酒駕累犯陳瑞盈再度酒後上路,撞死了兩名無辜機車騎士,引起各界激憤,犯嫌去年就已2度酒駕遭吊照判刑,沒想到他於2日再度酒後上路,在大里逆向行駛奪走一男一女性命,其犯後無所謂的態度再度讓台灣社會討論酒駕是否應加重其刑的聲浪;就如警政署5年的統計酒駕累犯資料,超過36%的高再犯率,證明對酒精已經上癮的「酒鬼」不能再以正常人對待,應比照暴力性侵、販毒累犯或蓄意傷害的現行犯來起訴,並對酒駕累犯者加強戒治,從根本的問題著手解決。

世界上大部份國家均視酒後駕駛為嚴重違法行為,在一些國家酒駕若造成傷亡則在法律上視同故意殺人或故意傷害,如美國加州,酒駕致人死可能會被以二級謀殺罪起訴,而二級謀殺罪最多可判無期徒刑。美國更有許多州都已規定酒駕累犯必須在車上加裝酒精感應發動鎖,只要車內有酒味,就無法發動車子,並規定受罰的人不得駕駛沒有這種裝置的汽車,一旦查到受罰者未按照規定行駛無加裝酒精感應發動鎖的汽車,則可能加重罰與拘禁數天等,讓欲酒駕者多所思考其後果,用較嚴謹的律法讓欲酒駕者週遭朋友適時關心與提醒,以群眾之力形成反酒駕的社會氛圍。

筆者建議,為預防犯罪、保障守法的人民,避免酒後駕車所延伸的悲劇,我國應參考世界先進國家,再次修改不合時宜的法律,形成社會拒絕酒駕氛圍:

1.初犯者應借鏡美國,予以要求未來駕駛的車輛加裝酒精電子鎖以防再犯,給予欲酒駕者當下的提醒。

2.再犯者或是初犯致人於死傷者除以故意殺人或故意傷害論處外,並施以社會服務、暫時(終身)吊扣駕照及參照先進各國對於酒駕的最高刑則。

3.因累犯者所延伸的事故,常造成無辜百姓的生命財產損失,有些案例以脫產來避開民事求償的惡劣行徑,建議確認酒駕處分外加一個保證期間與較高額度的保證金,並由行政執行單位執行。

這並非「亂世用重典」而是讓欲酒駕者有更多周遭的提醒與自我衡量其得失,來遏止酒駕,並保障善良百姓的生命財產,所以立法在於避免酒駕所產生的悲劇與社會成本。

法律是保障善良人民、遏止犯罪的最後一條防線,當法律無法帶給犯罪者壓力之時,就應修改律法以因應社會的變遷。台灣在1967年時,曾經以中華民國身份在聯合國簽署《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七條中即講明「反對任何酷刑」。直到民進黨執政後,也宣佈要「人權立國」,故目前國內有些許人倡議仿效新加坡的鞭刑,但是筆者認為要如何能防止犯罪及後續保障被害者的權益才是重點。

新聞日期   /   2019 - 02 - 08
新聞出處   /   蘋果日報


i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