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無障礙網站

年輕人抵制假新聞,是「綠衛兵」嗎?解析大學生串聯背後

[天下雜誌]

由台大、政大學生會聯合50多所學校團體發起的「青年抵制假新聞陣線」,短短24小時就收到破萬連署,但也有人質疑,抵制假新聞的運動標準為何?學生是否只是反特定顏色的媒體,淪為執政黨的「綠衛兵」?

4月7日言論自由日,以精美毛筆字「抵制造神假新聞,全國學生大串聯」的一則圖片貼文,在臉書平台上蔚為流傳。

貼文內容顯示,台大、政大學生代表串聯了全台50所大學、高中的學生組織,成立了「青年抵制假新聞陣線」,第一波連署名單陣容豪華,有政黨、社會團體、中研院與台大等學者、藝人,短短24小時後,連署更直接突破一萬人。

陣線能夠短時間內號召這麼多人,台大學生會會長、陣線發言人吳奕柔指出,主要是幾個學生團體從去年選舉推動「青年返鄉投票列車」就已產生連結,這次要動員就更加容易,「另外,是因為假新聞這樣的議題,大家感受真的很深,」吳奕柔說。

如何定義假新聞?要提出客觀證據

但他們的行動,受到很多人的挑戰。

曾任國民黨文傳會主委,文化大學新聞系副教授莊伯仲指出,目前假新聞的定義很困難,「舉例賴清德院長曾說勞工平均薪資4萬5,被證實和事實不符,但如果有媒體跟著報導,那算是假新聞嗎?」

對此,台大學生會會長,陣線發言人吳奕柔表示,目前陣線針對假新聞的標準是非常嚴格而客觀的。舉例來說,中天有一則「石虎兇猛、熊貓溫和」的新聞,明顯違反生物學,由於過往中國熊貓攻擊人的資訊是存在的,像這樣能提出客觀研究的案例,陣線才會說是假新聞。


“有些新聞雖然沒有客觀研究能證實,吳奕柔舉例,像是電影《包子》得獎,有媒體說是韓國瑜的「韓流」發威,「這個我們就不會說是假新聞,而是會和陣線的讀者去討論、分析製作這則新聞的動機,」”

在假新聞之外,學生更關心的是背後的影響因素。政大學生會權益部長許人友表示,現在中國因素影響台灣媒體是值得重視的現象,陣線並不會去定義哪家媒體有中資滲透,但會呼籲政府可以公開媒體背後的經營資訊,讓人民能去判斷,或是以更明確的法律去管制中資。

陣線的學生代表表示,過去網路上有許多針對假新聞的闢謠資訊與研究,但是傳播得比較慢,如今有了陣線,就能迅速地互通。像是過去網路上常有專家學者po文章討論這些問題,如沈伯洋、吳介民等長期研究中國因素的學者,陣線未來就會分享他們公開發表的資訊給大眾。此外,他們也將在5月舉辦「資訊戰」相關講座。

第一時間就加入連署的社民黨黨主席范雲則表示,假新聞界定標準這類專業問題,當然可以大家來討論與規範,「但我想學生質疑特定電視台,不是立場的問題,而更是境外勢力的影響力,」這呼應陣線訴求的第三點「警覺新聞背後的『中國因素』,要求政府加緊防堵中國資訊戰的金流和操控。」

抵制也是人權,但並非唯一的辦法

除了分享資訊帶動討論,陣線目前較具體的行動為校內「轉台權」的爭取。陣線的學生們坦言,推動抵制假新聞運動,最常遇到的就是「為什麼你們都不說三立和民視?」的質疑,「我們的態度一直是反對所有的假新聞,不管哪一台,都鼓勵民眾可以檢舉。」

吳奕柔不諱言,學生現在對中天電視台普遍感到失望與不信任,讓大家自由決定看哪一台的結果,往往就是會讓中天出局。

事實上,陣線專頁即出現抗議者痛罵,「這是違反言論自由。」國內也有主流媒體批評,學生這樣的行為與中國「紅衛兵」無異,只是變成為執政黨服務的「綠衛兵」。


“對此,中正大學傳播系教授、事實查核中心發起人胡元輝表示,一個電視台要多報導某個政治人物是它的權利,非法律可禁止,「但?聽人要抵制這個電視台,批評其品質有問題,也是他的權利,不涉及箝制言論自由。」”

但也有學者認為在抵制之外,要提出更充足的證據。

莊伯仲即認為,學生訴求拿回轉遙控器的權利很合理,「但要注意如果特別抵制某一台,是不是就和原本的理念背道而馳了?」他直言,「抵制」其實不是一個最好的辦法,「對抗假新聞應該要用更多的新聞、更多的言論自由來做市場競爭,讓它黯然失色,不該用不看某台來對抗。」

過去曾參與反媒體壟斷運動,加入連署的台大新聞所教授林麗雲表示,學生若要避免被指控為特定政黨打手,就不該只針對哪一家媒體談假新聞,且指出中國因素也應該拿出證據,例如近期的中國購買台灣粉絲團統戰,才符合公民運動的精神。

反媒體壟斷後7年,更艱難的挑戰

平心而論,短時間動員上萬名各界支持者參與連署,確實並不是任何政黨能做到,反映的是社會對假新聞議題強烈的集體焦慮。然而今年逢選舉,各方政治勢力已在競選的氛圍中蠢蠢欲動,讓這樣原本無黨派色彩的學生運動受到更多挑戰。

台大新聞所教授張錦華認為,這次發起的台大學生會,過去一年又給外界反台大校長管中閔的印象,要跳脫政治色彩遊說大眾,比當初反媒體壟斷運動有更多考驗。

她以過去參與反媒體壟斷運動的經驗指出,「壟斷」與「假新聞」雖然都是難以定義的概念,「但至少壟斷可以去計算數字、也有許多外國法規可以參考,假新聞還真的沒什麼對策。」

過去曾經沸沸揚揚的反壟斷運動,雖然至今仍尚未立法,但運動過後,全台超過100所學校的傳播、政治、法律、經濟系已加入反壟斷課程,民眾也透過運動有中資滲透媒體的警覺,因此她對學生這次反假新聞運動抱持樂觀。

「這問題不會因為創這個陣線就馬上解決,但促進社會教育、對話的方向是正確的,看連署人次就知道這會有很大的影響力,畢竟假新聞又比反壟斷更容易讓大眾有感,」張錦華說。

訪談末了,《天下》記者問陣線學生代表,會不會擔心陷入同溫層的困境?吳奕柔坦承不無可能,「這是一個所有進步價值都會遇到的困境,像是同婚,我們以為臉書上很彩虹,但(公投)投票結果顯示我們確實陷入了同溫層。」

“許人友卻說,這正是陣線成立的目的,「我們希望透過對話,喚醒大眾的媒體意識,也希望聆聽更多人的意見,像是我們也會做很多長輩圖文宣,期待跟長輩們討論這個議題。」”

假新聞的尺由誰來衡量,確實是個大哉問,但如今站出來的學生們,要喚醒的是閱聽時的警覺性。未來,他們將透過更多實體與線上活動,將這份警覺意識傳遞給更多支持者,他們願做的是民主的衛兵,守護台灣社會最引以為傲的價值。

不過,凝視深淵的同時,學生們如何嚴守他們口中的「客觀」,同時接納關於假新聞的不同論辯聲音,將是陣線能否走向更多人、實踐初衷的關鍵。

新聞日期   /   2019 - 04 - 10
新聞出處   /   天下雜誌


intent